• (c) Jussi Hellsten/Helsinki365
Share

来杯咖啡——咖啡师风格的精品

很早以前,赫尔辛基最好的咖啡馆是由那里供应的肉桂卷和咖啡杯的大小来衡量的。随之而来的是拿铁热潮。忽然之间,大家又开始在咖啡馆和街头喝起特浓咖啡来了。如今的风尚则是在各类过滤咖啡中进行比较——它们是如何生产的,用了什么咖啡豆等等。

卡勒·福瑞斯(Kalle Freese)完美地体现了当代咖啡馆的潮流。卡勒今年刚满21岁,但五年前就开始对咖啡极其热衷,于是,咖啡师也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职业。当品尝他人烧煮的咖啡时,这位屡获殊荣的咖啡师关注的是咖啡的品质和员工的专业知识。

“在我最喜爱的那家咖啡馆里能喝到赫尔辛基最好的咖啡,那里有着和别处不同的灵魂,这说明咖啡馆的主人是经验丰富的咖啡师。单杯制作的咖啡送上来的速度也非常快,“卡勒兴奋地说。

这家位于卡里奥区的咖啡馆名叫Good Life Coffee(美好生活咖啡)。2012年春天,由咖啡师劳里·比比宁(Lauri Pipinen)拥有的这一咖啡馆刚开张,就受到了咖啡爱好者们的青睐,那里终日顾客盈门,而且都是些挺有意思的人。

比比宁和福瑞斯都是芬兰咖啡师中的顶尖角色。也难怪福瑞斯经常会爬到柜台后面,亲自动手给自己做一杯咖啡。

“最好的过滤咖啡是用AeroPress做的,”卡勒·福瑞斯边说边嗅着他的肯尼亚露琪拉咖啡。这两个朋友最近刚刚去过种植这种咖啡豆的农场。

 

到了咖啡烘焙店就像到了家

卡勒·福瑞斯将所有的闲暇时间都花在咖啡上了,怪不得他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掌握了大量有关咖啡的知识。位于时髦地段红山区的The Kaffa Roastery(卡法咖啡烘焙店)正是在卡勒刚刚发现咖啡妙处的时候开张的。他也是在那里学会了关于咖啡豆和制作咖啡的一切。卡法的全体工作人员都和卡勒一样,对咖啡充满了热情。

烘焙店边上的咖啡馆只是一个仅能站着的吧台,但顾客们也可以Moko Market café(莫高市场咖啡馆)坐下来慢慢享用卡法烘焙的咖啡。莫高是赫尔辛基最有趣的室内设计精品店之一,同时也销售美味佳肴,食客们可以在那里获得双重体验。

市中心的高档咖啡馆

卡勒觉得,无论什么形式的咖啡都很迷人。去年秋天,他特意千里迢迢去肯尼亚寻找咖啡的起源。他在La TORREFAZIONE(拉托雷法充内)咖啡馆和市中心亚历山大大街的烘焙店掌握了烘焙咖啡的艺术。

 “拉托雷法充内位于市中心,很有味道,许多人认为它是赫尔辛基最好的咖啡馆。那里的沙拉和三明治也很出色,“卡勒评论道。

另一家深受大学生们喜爱的咖啡馆就是Kluuvi(格鲁维)购物中心内的Fratello(弗拉特罗)。

“那里的气氛非常好,而且一般也很容易找到空桌。这家咖啡馆的特色是虹吸过滤咖啡,我通常会去点上一杯。咖啡必须新鲜,水温要在90至95摄氏度之间,这样才完美,”卡勒说。

在最好的咖啡馆里,过滤咖啡被一杯一杯单独精心制作,卡勒喜欢这样的方式。那里还有一系列备选方案,包括根据不同季节、甚至是一周里的某一天使用不同的咖啡豆。

他并不认为特殊咖啡就只意味着以特浓咖啡为基础的混合:“特别的咖啡指的是用新鲜烘焙的咖啡豆、通过高超的手艺制作的所有那些好咖啡,无论它们是特浓咖啡还是过滤咖啡。”

那么,这位咖啡狂人一边喝咖啡,一边喜欢做些什么呢?

“我重视咖啡和社交。在咖啡馆享用咖啡往往是一种共享而亲密的体验,”卡勒说。

在二月份,他喜欢配着芬兰传统节令点心——鲁内贝格小蛋糕和忏悔日甜面包喝上一杯咖啡。

撰稿: Mariaana Nelimarkka


更新 29/01/2016